當代人物網-中國行業精英大型門戶網站

當代人物網-中國行業精英大型門戶網站

當代人物網 : 專注精英人物報道
當前位置:右側圖片 網站首頁 > 時代楷模

毛青:兵者勇武,醫者仁心

時間:2020-02-28 18:09:12來源:當代人物網作者:黎云、侯文坤、廖君、王作葵、賈啟龍點擊:
  ▲毛青在火神山醫院研究患者病歷(2月26日攝)。新華社記者李賀攝  兵者勇武,衛國護民;  醫者仁心,救死扶傷。  毛青,火神山醫院綜合科主任,與..

圖片關鍵詞

  ▲毛青在火神山醫院研究患者病歷(2月26日攝)。

新華社記者李賀攝

  兵者勇武,衛國護民;

  醫者仁心,救死扶傷。

  毛青,火神山醫院綜合科主任,與高危污染物、烈性病毒打了30多年交道,不論是當年抗擊“非典”“埃博拉”,還是如今的武漢戰“疫”,他都是逆行的勇士。

  “人民解放軍指戰員聞令而動、敢打硬仗,展現了人民子弟兵忠于黨、忠于人民的政治品格。”

  毛青,正是所有來武漢抗“疫”人民解放軍的其中一員。

  敢與“死神”掰手腕的勇氣與擔當,是軍人迎難而上、敢打必勝的如磐初心;

  敢與“疫”魔拼刺刀的技術與實力,是醫生不負重托、不辱使命的果敢擔當。


既為軍人,亦是醫生


  “4床怎么回事?!”“打好病歷,15份!3點會診!”

  火神山醫院狹窄的醫生辦公室里,一個聲音顯得格外響亮。

  他叫毛青,解放軍感染病防控專家,精瘦身材,一身荒漠迷彩,雖然坐在椅子上,但還斜挎著個黑色軍用挎包,很特別。

  此刻最讓他揪心的是4床那位93歲高齡的患者,嗜睡狀、不進食,嚴重虛弱……“不能等,我們得抓緊研究完善治療方案!”

  56歲,36年黨齡,39年軍齡,這是毛青的“個人簡歷”,也是此刻他站在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最前沿,守在火神山醫院“紅區”每一個病房的原因。

  “你得配得上寫進履歷里的每一個數字。”毛青說。

  疫情之初,他早早就做好了準備,將軍裝卷進行囊。

  時間拉回到除夕,凌晨4點左右,毛青接到電話,“任務來了,馬上就要走,你看誰去好?”沒等電話那頭說話,毛青打斷道,“那肯定我去!”

  “這個問題不需要問,既為軍人,亦是醫生。”毛青說,疫情就是命令。

  出征!毛青就像一位堅守在戰壕里的戰士聽到號聲。

  “我就是搞傳染病防治專業出身的,別人來那叫奉獻,對我,就是責無旁貸。”對毛青來說,沒什么大道理,穿著軍裝,肩上有責任;身為醫生,這是職責;老黨員,理當模范帶頭。

  在本該闔家團圓的除夕夜,他逆行而上,空降武漢,奔向疫情最前線、直抵最核心戰場。

  一次次參加非戰爭軍事行動,一次次直面疫情的逆行,毛青一次次聞令而動。

  這位火神山醫院綜合科主任,參加過抗擊“非典”,阻擊過禽流感,還曾去非洲執行援助利比里亞抗擊埃博拉疫情的醫療任務,與高危污染物、烈性病毒打了30多年交道。

  “過去最緊張的經歷要數抗擊‘埃博拉’,第一次面對病死率如此高、傳播如此快的疾病。”毛青回憶說,在高溫高濕的利比里亞首都蒙羅維亞,他和另外3名同事穿著防護服連續工作了近5個小時,“當時汗水堵住了出氣口,我以為自己快要被憋死了。”

  “穿上軍裝,就要敢于沖鋒陷陣!”在火神山醫院,聊起當年那一幕,毛青說:“一個軍醫,如果終其一生不能上戰場,那將多么遺憾!”

  而這一次,是萬千同胞有難,疫情兇險肆虐。當一位89歲的患者躺在救護車的擔架上,已經沒有力氣走下車時,毛青沒有猶豫,跨上車去,把老人家抱了下來。那一天,他身穿三層防護衣在病人通道入口一連站了5個小時。

  在火神山醫院,醫護人員都沒有白大褂,所有人的著裝都在防護服和迷彩服之間切換。

  這,是一場空前的阻擊戰。

  “從來沒有接觸過那么大數量的傳染病病人,唯有全力以赴。”毛青說。

  綜合科60位住院患者中,老年人居多。毛青每天查房4個小時以上,不僅詳細詢問病情、病史,還了解患者家庭情況,與患者家屬建立聯系,便于及時溝通,幫助患者重建信心。

  “他很細致,有個老人不太愛說話,他會提醒我們主動去交流,關心患者的心理。”火神山醫院綜合科護士周燕說,救治病人、洗消防護……他都是沖在第一線,完成了每天的值班工作,他總會在病房多留一會兒,想盡辦法安撫患者的情緒。

  “不吃飯就沒營養了,怎么回去遛你的小狗狗!”“我明天再來看你,要看到你笑啊!”……那天,毛青查房,聽說一位老婆婆不吃飯,便鼓勵開導她。脫口而出一段重慶話,化作笑聲,傳遞了溫暖,也傳遞了戰勝疫情的希望。

  因為隔著防護服,患者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一聽腳步聲,就知道毛大夫來了。他連走路的樣子都充滿自信,聽他的準沒錯!”一位患者說。

  回到最初的那個從不離身的黑色挎包。

  “里面就是電腦、筆記本和口罩。”毛青一邊扒拉著包,一邊解釋,主要是為了方便隨時隨地查閱一些文獻,跟蹤一些病情的報道,了解前沿觀點,及時記下對自己患者治療的啟發。“救治,場場都是硬仗!疫情時刻在變化,我可不能在原地等著。”


挺身前沿,沖鋒在前


  “毛主任,請您過來下。”右髖關節的疼痛加劇,但高低不平的腳步卻沒有放慢。

  為了挽救群眾的生命,從抵達江城之日起,這位白衣戰士、技術尖兵,從未停止過前進的步伐。

  “大量的事情需要適應、組織和協調。”毛青說,初到武漢的時候,主要承擔防控感染指導工作。“進行傳染病救治,首先要構建一個完備安全的救治流程。病區結構合理、流程規范科學是實現醫護人員零感染的關鍵。”

  第一站,金銀潭醫院。正月初一一早,毛青和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就進了兩個待改造病區,走到每一個角落。爭分奪秒,48小時內即完成實地了解診療環境、病區改造設置、制定工作規范流程、明確醫務人員分組,并整體接手金銀潭醫院綜合病房樓的兩個病區,接手當天收治確診患者。正式接診后不到5個小時收治72名確診患者。

  無論是搬運物資、洗消防護,還是監督防控、救治病人,毛青總是沖沖沖。

  一周后,毛青和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轉戰火神山醫院。

  2月2日進駐醫院,2月4日收治首批患者。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從火神山醫院發出的“戰報”牽動人心:“批量收治病人”“首批7名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收治第一批新冠肺炎確診患者”“收治患者總數超過1000人”“病愈出院患者人數突破200人”……

  “這背后,是毛青等專家沒日沒夜熬出來的。”火神山醫院感染一科一病區主任李琦說,從金銀潭2個病區,到火神山19個病區,難度更大。“火神山任何一個病區出問題,整個火神山可能都會受到影響。所以多虧了他在其中整體把控,不斷優化流程設置,那些天,熬夜到凌晨兩三點是常事。”

  疫情如火,數字不斷變化,毛青時刻腳步匆匆。

  “他永遠不知疲倦,有一次,我和他忙到凌晨1點從火神山回到住的地方,剛到駐地,他又要往金銀潭醫院趕,當時金銀潭醫院對面搞了一個方艙醫院,也要請教他,他又搞到凌晨5點才回,休息了2個小時,又接著去火神山。”

  綜合科是火神山開科最晚的科室,當時時間緊、任務重,要求在半天時間內接收患者入院。這個時候,身為醫院兩個專家組副組長、任務繁重的毛青再次站了出來,請戰擔當科主任,沖到救治第一線。

  “那時他右髖關節的舊傷已經加重了,走路一瘸一拐。但新成立綜合科,病區60個床位需要布置,還有各類器械要到位。那天毛主任和年輕小伙兒們一起搬器械,挪床。”一個戰士告訴記者,那一晚,把全部患者送到病房安頓好,毛青還走到每名患者身邊,耐心詢問病情,寫下醫囑。連續幾個小時,毛青右髖關節已是疼痛難忍。

  科室醫護人員來自軍隊多個單位,很多人沒與毛青一起共事過,這次親眼見到這位知名專家毫無畏懼與患者“親密接觸”,信心倍增。

  周燕在科室的微信群里看到一張照片:一個老頭蜷縮在工作椅上,垂著頭睡著了。科室的醫療隊員從不同單位和軍種抽組而來,此前互相并不認識,周燕也是后來才知道,這就是大名鼎鼎的毛青。“照片中,他剛結束了將近24個小時的連續工作,完成了45名病患的收治。”

  周燕參加過在剛果(金)維和行動,對毛青的一言一行感同身受,她特別贊同毛青鼓勵大家的一句話:這身軍裝,就是用來穿起沖鋒陷陣的。

  毛青總是沖在第一線,更是明確要求讓自己第一個進入“紅區”。

  “并不是每個醫務工作者都有防控傳染病的經驗,我們的任務就是要幫助他們避免在不知不覺中犯下錯誤。”毛青說,“所以,我要第一個進去,給大家信心。”

  他說,“隨時準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不是一句大話,是自己和戰友時時刻刻需要面對的考驗。


使命在肩,初心如磐


  大年三十上午10點,是醫療隊集合培訓的時間。培訓結束以后稍作休息,這支隊伍將奔赴武漢,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一線。55歲的急診部副主任任小寶又一次在隊伍中看到自己熟悉的身影。

  “他是我師兄,上世紀80年代在學校讀書時,我就知道他的大名——長跑冠軍。”任小寶說。

  “但人和名字我一直沒有對上號,真正熟悉是2014年一起去利比里亞抗擊‘埃博拉’。”任小寶回憶說,包括自己在內的好多同事以前沒有接觸過這種傳染性很強的疾病,作為醫療隊感染方面的總專家,毛青想得很多、指導得很細。很多規范、流程、準備工作,他都想在前頭。“不像別人拿個話筒說一說,他來實的,不玩虛的,他第一個穿防護服進病房。”

  抗擊“埃博拉”時,他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救病人是第一位,更重要的還要把自己防護好才能救人,不然害了病人,也害了整個隊伍。”任小寶說。

  同為抗擊“埃博拉”時的隊友,老年科護士長肖莉看到“毛主任”也站在出發的隊伍中,就像吃了一顆定心丸一樣。

  “傳染科的分工、防護服的穿脫流程、重癥病人的治療方案這些重要環節都必須毛主任把關。他是非常專業的專家,而且經驗豐富。”肖莉說,大家都認同他的意見和建議。

  這次來到武漢,對醫療隊員進行監督是毛青的一項重要任務。

  一旦有病人,隊員們都會沖上去,盡心盡力救治病人。但最讓他擔心的是,有人沒有按正確的方式操作。

  “我的監督不是監督大家工作有沒有‘偷懶’,是要提醒大家不要在救治過程中忽略了防控原則。無意中揉揉眼睛、摸了摸臉,都可能帶來危險。”

  火神山建設期間,他在工地內一個通道一扇門窗地檢查,每天能走出兩萬步。流程和圖紙有了疑難,大家總是第一個想到他。有人大概估算了一下,最多的一天,毛教授接到30多個電話,第一句話都是:“毛教授,您能過來一下嗎?”

  火神山醫院開始接收病人后,所有的隔離病房毛青進去走了一遍。“你知道嗎?空置的病房和住滿了病人開始運行的病房是不一樣的,置身其中和隔著玻璃看,也是不一樣的。”毛青說,“如果不真正走一遍流程,發現不了問題。”

  哪個地方該放一盒手套,哪扇門應該加一把鎖,醫護人員脫防護服的地方需要準備盛消毒水的噴壺,500毫升是否會不夠用,5升的會不會太重?毛青都要拍板:“就這樣辦。”

  金銀潭醫院、火神山醫院、泰康同濟醫院、湖北省婦幼保健院光谷院區,還有諸多方艙醫院,毛青都應邀“過來一下”,當場拍板,形成最終的“毛版方案”。

  抗擊“埃博拉”的時候,毛青第一個進了隔離病房。這次在武漢,毛青也是第一個進去。

  “進隔離病房,穿防護服時間長了就心慌,頭暈,時間再長一點就頭疼,想吐,全身汗濕就不提了。好多年輕人都受不了。”任小寶說,毛青負責的綜合科,住滿了60位患者,其中有8人的年齡超過了80歲,都屬于重癥患者,他每天都要進去查房,有時候一天進去二三次。

  “我要做給大家看,按我說的做,才能確保安全。”毛青說。在毛青看來,當好感控專家,不光要有水平和經驗,還要用實踐來證明自己說過的話是正確的。“我可不當躲在人背后的專家。”

  綜合科病區里,老人們聽力普遍都不好,又加上口罩和面屏遮擋,毛青查房時只好湊到他們耳邊,大聲吼。到了下午,他的嗓子就成了沙啞的“搖滾音”。

  當前,湖北武漢的疫情形勢依然復雜嚴峻,疫情防控處于最吃勁的關鍵階段。戰斗依然在繼續,不容絲毫懈怠。

  “工作一個月了,大家會形成麻痹思想,現在強調最多的是感染防控,自身防控不能松,要把每一天當第一天。”毛青說,自己每天不停地在隊員們耳邊念叨,要提醒大家,不能不在乎,更不能大而化之。

  “我的職責除了救治患者,就是把每個隊員平平安安地帶回來。”毛青說,他要說到做到。

    責任編輯:廖云新



標簽:   當代人物網 黎云、侯文坤、廖君、王作葵、賈啟龍
双色球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