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人物網-中國行業精英大型門戶網站

當代人物網-中國行業精英大型門戶網站

當代人物網 : 專注精英人物報道
當前位置:右側圖片 網站首頁 > 人物講壇

警惕種族主義這種“政治病毒”

時間:2020-04-01 14:58:24來源:當代人物網作者:毛俊響點擊:
新冠肺炎正在全球多點暴發,人類面臨嚴重的全球公共衛生治理危機。根據世界衛生組織提供的數據,截至3月31日,全球確診病例累計達719700人,33673..

新冠肺炎正在全球多點暴發,人類面臨嚴重的全球公共衛生治理危機。根據世界衛生組織提供的數據,截至3月31日,全球確診病例累計達719700人,33673人死亡,涉及203個國家和地區。正當國際社會積極開展國際合作,共同抗疫以保障每個人的健康權、生命權時,另一人權問題卻又幽靈一般地出現,那就是種族主義。

如果說新冠病毒只是危害生命健康的有形病毒的話,那么種族主義則是破壞世界和諧的無形病毒。正如在人的身體抵抗力較弱的時候新冠病毒“乘虛而入”一樣,在國際社會面臨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時,種族主義“乘亂而起”。過去一段時間以來,一些亞裔人士遭受了與該病毒有關的種族主義和仇外心理的攻擊。這些攻擊包括惡意誹謗、拒絕提供服務以及野蠻的暴力行為。例如,在中國人民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關鍵時期,丹麥個別媒體卻刊登“辱華”漫畫,兩家澳大利亞媒體將新冠病毒與中國直接聯系并大肆渲染恐懼,一些國家還發生了針對華僑華人乃至亞裔的極端舉動……當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各地多點暴發時,個別國家的一些政客卻將病毒同特定國家和地區相聯系,發表污名化中國的言論。

國際社會對新冠肺炎疫情中出現的種族主義保持高度警惕。3月19日,世衛組織衛生緊急項目負責人邁克爾·瑞安強調:“我們現在要確認所需要做的事情,避免將病毒同種族或其他領域相聯系的表達。”3月21日,聯合國當代形式種族主義、種族歧視、仇外心理和相關不容忍現象特別報告員滕達伊·阿丘梅表示:“這種蓄意使用地名來稱呼病毒的行為,其根源是種族主義和仇外心理,同時也助長了這些心理。”阿丘梅進一步指出,那些試圖將新冠肺炎歸咎于特定國家或族裔的人正是那些奉行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將帶有種族主義和仇外心理的花言巧語作為其政治舞臺核心的人。3月24日,聯合國十個人權條約機構主席聯合呼吁“各國必須采取積極步驟,包括防范種族主義、仇外心理、避免放任民族主義情緒高漲,以確保團結意識占據主導地位”。對于種族主義言論,西方人自己都看不過去了。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對污名化中國的行徑表示譴責。他說,這是“絕對錯誤和不適當的”,將會造成種族主義傾向。美國加州民主黨議員劉云平直接指出,污名化中國的做法使得亞裔美國人遭受極大種族歧視。

對于種族主義,人類是有過慘痛教訓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種族主義思想在一些國家和地區盛行。種族主義通過宣揚“血統高貴論”“民族優越論”,煽動排外乃至仇外情緒,最終發動戰爭。種族主義和排外心理的極端后果之一,就是二戰期間發生的種族屠殺和種族滅絕等慘絕人寰的悲劇。正是基于對二戰期間種族滅絕行為的深刻反思,聯合國大會1948年通過了《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強調種族滅絕是一種國際法上的罪行。為進一步鏟除種族主義的各種表現形式,1960年12月12日聯合國大會通過1510(XV)號決議,譴責一切形式的種族、宗教和民族仇恨與行為。1965年12月21日聯合國大會2106(XX)號決議通過《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該公約第四條明確要求各締約國“應宣告凡傳播以種族優越或仇恨為根據的思想,煽動種族歧視,對任何種族或屬于另一膚色或人種的人群實施強暴行為或煽動此種行為,以及對種族主義者的活動給予任何協助者,包括籌供經費在內,概為犯罪行為,依法懲處”。時至今日,在國際社會,宣揚種族主義的言論都被視為是違反基本人權。

也許,在某些自詡言論自由高于一切的人看來,宣揚種族主義屬于言論自由的范疇,應該被容忍。個別國家在批準《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時對公約第四條做出保留,排除公約關于禁止種族主義言論的義務。確實,言論自由是現代民主社會的重要基石,也是一項基本人權。但是,禁止宣揚種族主義和保障言論自由之間果真不能兼顧么?當兩種權利出現張力時,就需要借助社會基本價值來加以協調。禁止種族主義對應于全人類共同利益和人性尊嚴,應該處于更加重要的價值位階。1993年,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第四十二屆會議針對公約第四條通過了第十五號一般性意見。該一般性意見認為:“禁止傳播以種族優越或仇恨為根據的一切思想同輿論自由和言論自由的權利是相容的……第四條的內容說明了這項權利的重要性。公民行使這項權利就是履行《世界人權宣言》第二十九條第二款具體規定的各項特別義務和責任,其中特別重要的是,有義務不傳播種族主義思想。此外,委員會還想提請締約國注意《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條,其中規定任何基于民族、種族或宗教仇恨而鼓動歧視、敵視或暴力的宣傳均為法律所禁止。”

既然禁止種族主義是一種國際共識和社會常識,為什么還有個別國家的政客“明知故犯”呢?這應該是“政治病毒”在作祟了。正如聯合國少數民族問題特別報告員費爾南德·瓦雷納所說的,新冠肺炎不僅僅是一個健康問題,還可能成為一種加劇仇外、排外和仇恨情緒的病毒。新冠病毒不分國界、不論種族,但是種族主義“政治病毒”則帶有嚴重的政治對抗性和意識形態偏見。本來全球合作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是保障健康權和生命權的至正至善之舉,但是個別媒體、個別政客在沒有任何事實根據的情況下,企圖讓中國背上制造疫情災害的黑鍋,真是別有用心。他們無視中國人民為抗擊疫情付出的巨大貢獻,反而往中國人民身上“潑臟水”;他們不去反思本國疫情蔓延的深刻教訓,卻一廂情愿地搜集中國“黑材料”。種種行為,既是隱藏在人性陰暗角落的種族主義意識暴露出來的結果,也是當前人權政治化盛行的表現。抹黑中國的“政治病毒”,除了制造謠言、偏見、對立,破壞共同抗疫的國際團結之外,別無他用。

3月26日,二十國集團領導人應對新冠肺炎特別峰會召開。習近平主席結合中國抗擊疫情實踐經驗,就加強疫情防控國際合作、穩定世界經濟提出了一系列重要主張,發揮了重要引領作用。峰會發表了《二十國集團領導人應對新冠肺炎特別峰會聲明》,強調病毒無國界,需要本著團結精神,采取透明、有力、協調、大規模、基于科學的全球行動以抗擊疫情。何為人間正道?此中真意,不言自明。

(作者為中南大學人權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教授)


責任編輯:廖云新



標簽:   當代人物網 毛俊響
双色球26选5